辽宁14岁女孩纹“花臂”花近3万元清洗,涉事纹身店疑似未注册!

2021-08-08 09:55:38 / 热门跟贴 / 阅读

极目新闻记者 刘孝斌

辽宁一个14岁女孩背着家人,花300元在丹东元宝区山上街一沐纹身店纹了大片刺青,两个胳膊成了花臂。女孩母亲哭诉,她带女儿到上海花了近3万元去洗纹身,如今她想要找店方讨个说法。极目新闻记者搜索发现,涉及此事的纹身店疑似没有注册。

14岁女孩纹花臂妈妈崩溃

据辽宁当地媒体报道,8月6日,辽宁一女子向媒体求助,称14岁女儿小羽(化名)背着她花300元纹了大片刺青,正是时下最流行的图案。

视频中,小羽妈妈说,女儿学生成绩优异,小升初考了全县前十。跟随孩子父亲转学到丹东后,看别人有纹身,她便也找了家店“加工皮肤”。

小羽妈妈说,一开始她并不知情,只是感觉孩子不像从前那般亲近自己,而且在屋内还穿着长袖上衣,直到小羽洗脸时,她才看见那两条带花纹的手臂。担心会影响女儿的前途,她带女儿去上海打激光消除花臂,不仅人遭罪,还花费了近3万元,而且是打折后的价格。

看着小羽斑驳的双臂,妈妈又自责又气愤。小羽被激光打过的胳膊泛红明显,那是洗刺青留下的痕迹。从上海回来后,妈妈带着小羽直奔一沐纹身店,想要讨个说法。

视频中,纹身店一名男负责人称可以免费给小羽洗掉,小羽妈妈瞬间激动起来:“我能放心你给孩子洗呀?我那是在医院洗的!”

画面中,有民警在场,纹身店负责人提出解决办法,店里可以帮助洗,也可以三倍赔偿,小羽刺青花了300元,他们愿意赔偿900元。

在采访中,小羽妈妈表示不能接受纹身店负责人提出的解决办法,称若是以后胳膊落了疤,即便不影响前途也影响美观。她哭着说,女儿本是一个活泼开朗的孩子,这件事后性格开始往孤僻转变,抗拒上学,“900多块钱能买回自尊心吗,前途全毁在纹身上了。”

小羽穿着宽松T恤,个头比母亲略高,戴着墨镜,不容易看出年龄。她面对镜头有些怯怯的,说工作人员给自己纹花臂时并没有询问年纪,选完图就开始了纹身。

纹身店疑似未经注册

8月7日上午,极目新闻记者多次拨打这家一沐纹身店写在卷闸门上的预约手机号码,一直无人接听,发短信也没有人回复。

随后,极目新闻记者先后在大众点评和美团上搜索,信息显示确实有一家沐纹身,地点简单显示为丹东市元宝区山上街,没有具体的商家信息,也没有价目信息,公开的手机号就是上述卷闸门上的预约手机号。

极目新闻记者在天眼查搜索发现,整个丹东只有一家叫丹东市元宝区一沐美容美体工作室的小微企业,经营范围为美容美体服务,注册地点为辽宁省丹东市元宝区山上街189号,注册时间为2019年6月17日,目前处于注销状态,没有联系方式。

极目新闻记者反复使用关键词搜索,没有搜索到丹东一沐纹身的注册信息。

8月7日上午,极目新闻记者致电丹东市12315消费者投诉热线,咨询丹东元宝区山上街一沐纹身有无注册。工作人员称由于是周末,12315消费者投诉热线电话转接到市长热线,她将把咨询的事情记录下来转交给当地市场监督管理部门核查,然后再给予答复。

纹身或刺青清洗的费用为多少?记者咨询上海的一家刺青店,工作人员称清洗刺青每5平方厘米2500元,不能保证完全可以恢复如初,因为纹身的颜色、图案、深度都不一样,有的人只需要清洗一次,有的人需要清洗多次。该工作人员称,如果是两个胳膊都是深颜色纹身,彻底清洗得3万元到10万元不等,具体的要实际检查了才知道。

谁该担责网友看法不一

此事经报道后,网友们对此看法不一,有人认为纹身店应该询问顾客年龄,如是未成年人应主动拒绝为其纹身。也有网友认为,小羽虽然是未成人,但纹身是她自己的选择,家庭教育也很重要,要教会孩子明辨是非,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

那么,从法律上,谁该对这件事情负责呢?

广东华商律师事务所张锦帆律师告诉极目新闻记者,目前,我国的相关法律对当事人的个人合理意愿是持尊重和保护态度的。人们可以按自己的意愿,自由地处分自己的身体装束包括纹身,但法律制止严重的身体损害和死亡。

张锦帆表示,纹身对身体是有一定损害和风险性的,如果当事人不同意纹身,外人对其强加的纹身行为无疑是一种人身伤害行为。对于人身伤害所触犯的法律,主要得看损伤程度。如果在轻伤以下,则属于当事人告诉才处理的范围,当事人如果追究施害者法律责任,可按民事或治安处罚法处理。如果损害程度较重,达到了轻伤以上,则可以到公安机关报案,或到法院刑事自诉,按刑事案件处理。

张锦帆也表示,对未成年人纹身要慎之又慎。如果纹身店对未成年人纹身实施了诱骗或诈骗行为,则有可能构成治安案件或刑事案件,也有可能受到刑事类法律处罚和民事赔偿。如果纹身店未经监护人同意,只有未成年人同意对其实施纹身,在没有构成轻伤以上伤害情形下,如果产生纠纷,一般情况下会按民事法律关系处理,但在此种情形下,该未成年人也要承担一定的民事责任。

张锦帆称,如果有的未成年人执意要纹身,也是可以的,但纹身店一定要获得监护人的同意,监护人和未成年人一起签订纹身协议及风险告知书,一切后果由纹身人自己负责。因此,对未成年人纹身,纹身店要慎之又慎,切莫触犯法律给自己惹麻烦。

张锦帆称,如果一些人从事纹身经营,在未办理营业执照也无卫生许可证的情况下,向他人提供纹身服务,会危及人体健康,甚至给人带来致命的危险,给未成年人造成心理创伤。此种情况下,未成年人和监护人应相关政府部门举报纹身店查处,并追究纹身店的民事责任。

曾有纹身店被起诉道歉

2021年6月1日,江苏省宿迁市检察院提起的全国首例未成年人纹身民事公益诉讼案在江苏省宿迁市中级人民法院(下称宿迁中院)宣判。这是新修订的《未成年人保护法》施行后的全国未成年人民事公益诉讼第一案。

被告章某自2017年6月1日开始从事纹身经营,在未办理营业执照,也无卫生许可证的情况下,向他人提供纹身服务,其中约七成的顾客为未成年人消费者。据调查显示,部分未成年人因纹身导致就学、就业受阻。经委托检测,章某纹身使用的颜料存在游离甲醛超标情形。未成年人纹身后,易遭受社会排斥,被动形成自我认同,给未成年人造成心理创伤。纹身行为还会在未成年人群体产生模仿效果,容易互相效仿。

检察机关认为,章某的行为侵害了不特定多数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损害社会公共利益,遂提起本案民事公益诉讼。宿迁中院经审理认为,章某向未成年人提供纹身消费侵害了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未成年人消费者权益受《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和《未成年人保护法》的双重保护。纹身会对未成年人的身体造成伤害,带来社会公众负面评价,对其心理健康亦带来负面影响,同时使其入学、参军、就业受阻,影响其成长和发展。章某向未成年人提供纹身服务,侵害了未成年人的身体健康权、发展权、参与权。章某为不特定未成年人提供纹身消费的行为,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据此,宿迁中院判决,被告章某立即停止向未成年人提供纹身服务的行为,被告章某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社会公众书面赔礼道歉。



#免责声明#

本站提供的一切资源、教程和内容信息仅限用于学习和研究目的;不得将上述内容用于商业或者非法用途,否则,一切后果请用户自负。本站信息来自网络收集整理,版权争议与本站无关。
点评(共 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