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的疫情通报来看棋牌室全城停摆,怎么破?

2021-08-08 09:57:28 / 热门跟贴 / 阅读

  这些天我每天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查看扬州的疫情通报。

  南京禄口机场疫情外溢波及的城市中,扬州的情况是最严重的。7月20日至8月6日,扬州累计报告本土确诊病例272例,超过了南京。我一个客居北京多年的扬州人,深切体会到了什么叫“发生在远方的新闻,却带给你切近的触动”:流调里都是熟悉的街道名,住过十几年的小区发现病例,小伙伴突然成了“中风险地区人员”……最糟心的是,截至8月5日的数据,扬州这波疫情已经出现了2例危重型病例,重型病例也是这轮疫情里最多的,达到14例。

  扬州成为“重灾区”有其特殊因素。两个背景有助于理解扬州的情况:一是这座城市的老龄化程度超过全国平均水平,二是截至7月中下旬,扬州60岁及以上群体的疫苗接种率还没达到40%。疫情爆发于棋牌室,通风差管理弱,又是老年人聚集地。各种因素叠加,防御力弱、自身又难免有基础病的老年人群体,成了最大的受害者。扬州疫情传播广、病患症状相对重,和这些因素息息相关。

  这些天我的父老乡亲没少埋怨已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的一号病例,没准还有人默默温习了部分特色方言词汇。这种情绪合情合理,毕竟一切的源头都是这个一再冲破防疫规定毛太太。但全城停摆的狼狈局面,没法单一归因于老太太的自私和“抽风”。

  老太太究竟怎么从已经纳入封控管理的小区中离开的?至今没有一个确凿的说法。但从南京疫情爆发早期部分区域的迷惑现象中,或许能看出些许端倪。有的人从未去过禄口机场及附近区域,健康码却突然“黄”了;有的人健康码黄了,却没见社区或任何防疫部门介入,测核酸做隔离全凭个人自觉。南京从7月25日起设立68个公路市界离宁检查点,到了27日,已经查出黄码人员2600人,红码人员2人。距20日禄口机场发现阳性样本快一个星期了,公路检查才启动,还有大量黄码和红码人员逃离区域管控试图离开南京。扬州一号病例离开南京的时候才21号,当时的南京是什么状况?这是值得追问的。

  下一个问题和我上周讨论张家界疫情时提出的问题类似。(张家界成为又一“暴风眼”,一个“盲点”值得关注)客运站早就实名制购票乘车了,一个从封控地区来的老太太,愣是在扬州城里畅行无阻六七天,其中还一连去了四天棋牌室,要不是发热后被小诊所拒诊,搞不好都没法“暴露”。这当然主要归咎于老太太不按规定向社区报备,可一旦有人不自觉,防疫体系似乎就不转了,这能给人什么安全感?

  不管是南京还是扬州,在疫情面前都暴露出了反应迟缓、准备不足。南京就不说了,扬州也没能及时进入状态:来往如此密切的邻近城市出现疫情,不理应迅速戒备起来么?貌似无处不在的大数据,这时候不该快速就位、发挥作用么?

  去年国内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江苏的状况相对平稳,去年2月20日之后到这次疫情爆发之前,除了一例境外输入关联病例,就没有报告过本地新增病例。回过头来看,长时间的“好运”未见得是好事,它让人过早进入麻痹状态。

  去年十月我回老家的时候,就已经感受到了“搭浆”的防疫氛围。插播一个扬州话教学,“搭浆”差不多是敷衍的意思。据家乡小伙伴说,到后来公共场所基本进入“随缘”模式,大家不戴口罩也很久了。所以不奇怪,棋牌室里挤挤挨挨,扫码登记显然也没做到位。防疫体系松下来了,病毒传播自然无法及时切断。从这轮疫情蔓延后各地暴露出的种种不足看,扬州的松懈也是全国的一个写照,扬州的遭遇具有样本意义。

  考虑德尔塔超强的传播力和载毒量,任何地方摊上毛老太这样的一号病例,怕是都会有苦吃。但一人“抽风”、全城停摆的困局,真的破不了吗?

  南京和扬州的疫情最大的教训是,“常态化防疫”没能贯彻。我认为有三个关键点需要厘清。首先,常态化防疫不等于放弃防疫。虽说人类的命运大概率是和新冠病毒长期共处,但也不能躺平了吧?交通枢纽、公共交通工具、商场超市、餐饮娱乐这些重点区域,总不能“搭浆”吧?其次,防控体系不是机械和模式化的,必须随时应对新状况、调整策略和侧重点。我想经过扬州这一遭,老年群体的保护和疫苗接种会成为被着重论证的议题。最后,疫情防控最终考验的还是社会治理的功力,常态化防疫更是如此。就说毛老太光顾的棋牌室,没有正规手续,去年疫情期间曾被责令关闭,但不久后老板因家庭困难又继续私自营业。这背后复杂的问题,长远看不是简单关停、禁止能解决的,需要精细化的管理。

  局部疫情爆发,最辛苦的永远是医务工作者、社区工作人员和志愿者,我每次评论疫情,都很怕误伤到他们。批评一地的防疫措施,绝对不是要苛责冲在第一线的人。一个更有效的防疫体系,才能真正替他们分忧。来源: 北青网-北京青年报

#免责声明#

本站提供的一切资源、教程和内容信息仅限用于学习和研究目的;不得将上述内容用于商业或者非法用途,否则,一切后果请用户自负。本站信息来自网络收集整理,版权争议与本站无关。
点评(共 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