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蜜与全红婵一同进体校的好友:“水花消失术”的背后是疼痛

2021-08-10 20:46:48 / 热门跟贴 / 阅读

湛江14岁小将全红婵在东京奥运会女子10米跳台决赛夺得金牌后,她的成长历程引发关注。8月9日,在全红婵接受跳水启蒙训练的湛江体校跳水队训练场地,南都记者见到了14岁的全锦梅。她是2014年与全红婵一同在麻章镇迈合村小学被挑中的苗子。来到湛江体校后,全锦梅在班里成绩较好,被老师安排“帮扶”当时不爱看书的全红婵。两人作为舍友兼闺蜜,一起度过了四年的时光。

南都此前报道,在8月5日举行的东京奥运会跳水项目女子单人10米台决赛中,全红婵发挥出色,在第2跳、第4跳、第5跳(一个9.5分不录入计分)都获得了满分,最终摘得金牌。她呈现的“水花消失术”成为网友热议的话题。

跳水运动员无论在空中还是在池内,都给人以轻盈丝滑之感,仿佛他们就是水的精灵。但全锦梅告诉南都记者,她跳水时的感受是“水有阻力,从你身上刷过去。”其称,十米台的冲击最大,如果手腕撑不住,面部和脆弱的眼睛就首当其冲,那是一种被扇了一个巴掌的痛感。如果入水角度垂直,那就只有手掌会感觉到痛,如果不幸平行接触水面几次,可能全身会发红。

在湛江体校训练时期,“(全红婵)基本每个动作都能直直地下去。”全锦梅说,不过红婵开始经常跳10米台之后,承受压力的手腕也会作痛。但在好友看来,全红婵还是喜欢跳水的,聊起时没有什么抱怨,总是笑着。

全锦梅告诉南都记者,她最近一次见到全红婵是去年10月了。那次锦梅正在上课,听到有人小声呼唤她,全红婵顶着一头发黄又炸毛的短发出现在教室门口,这个突然回归的“刺猬头”让大家都笑了。

那时,全红婵放假回家想找她玩,但全锦梅在封闭管理的体校出不去,全红婵又进到体校来找,不巧碰见教练。教练说:“回都回来了,就不要回家了”。那天下午,全红婵跟大家一起做起力量练习。

全锦梅觉得,全红婵进了省队、国家队后,技术变厉害了,皮肤变白了,但还是以前那个她。两人平时会打视频通话,将手机放在一旁,时不时聊几句。话题无关跳水,常常是体校学生们的小八卦。

东京奥运会正式比赛的前一天,全锦梅在屏幕中感受到全红婵的紧张,于是安慰她说,“现在(年龄)小,还可以比很多届,不要紧张。”据介绍,两人平时会组队打王者,但赛后的全红婵肉眼可见地忙了起来,全锦梅对南都记者说,她最近都没空上线玩游戏了。


 

#免责声明#

本站提供的一切资源、教程和内容信息仅限用于学习和研究目的;不得将上述内容用于商业或者非法用途,否则,一切后果请用户自负。本站信息来自网络收集整理,版权争议与本站无关。
点评(共 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