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堵拉面哥的网红主播们,又挡在了奥运冠军全红婵家门前!

2021-08-10 20:51:31 / 热门跟贴 / 阅读

  文|《财经天下》周刊 张可心

  编辑|杨洁

  “请你们声音尽量小一点,不管你们是在直播还是在录像。你们也要理解一下家里的老人,一来围观的人太多,二来声音太大,已经影响得奶奶两天没有休息了。”连日来,面对家门口扎堆打卡的群众们,奥运冠军全红婵的堂哥面对镜头请求大家降低音量。

  8月5日下午,2020年东京奥运会女子10米跳台决赛中,中国体育代表团中最年轻选手、14岁广东姑娘全红婵以466.20分的成绩夺冠,拿下人生中第一块奥运金牌。466.20分也是奥运会上该项目的历史最高分。全红婵比赛全程以五跳中跳出三次满分的出色表现,荣获“跳水天才”的称号,并赢得了全世界的掌声。

  就连郭晶晶在直播时都忍不住夸赞全红婵:“小全跳了三个满分,我觉得我都很羡慕啊,跳了20年水也没跳过这么多满分,小全一场比赛就全部跳出来了。”

  在赛后采访中,当记者问及全红婵“满分的秘诀是什么”的时候,全红婵直言努力练习之外,身上还背负着一份责任,因为“妈妈生病了,所以想赚钱给她治病”。据公开报道,全红婵来自广东湛江一个人均收入1.1万元的小村,村里共计38个低保户,全红婵家属于其中之一。

  全红婵的懂事与淳朴瞬间引发大众热烈关注,其采访视频、夺冠片段等迅速在抖音、微博等平台及微信朋友圈广泛传播。据统计,自6月5日发布第一条抖音视频后,全红婵个人的抖音账号粉丝如今已达368万;而其微博账号也在夺冠后几天之内粉丝暴涨几十万,网友们对其“训练日常”、“爱吃辣条”、“从小到大还没去过游乐园”等相关讨论更是占据了热搜榜单。然而,令全红婵和她的家人没想到的是,网友们对全红婵的“关心”还远远不止于此。

十年寒窗无人问,一跳成名全是亲

  全红婵“火了”。有传言称,有好心人和企业向全家慷慨捐赠了房产、商铺和现金。

  全红婵的父亲全文茂在8月8日接受了媒体采访,澄清称,先前确实有人拿着20万元请自己跟对方拍照片,但自己拒绝了,“拍照片可以,但我不要钱。要是你有心来,我就领你的心。至于房产商铺,我根本就不懂,所谓捐赠的房子在哪里,我也没去看过,也没理过他们。”同时,针对近日蜂拥而至的访客,全文茂苦口婆心地表示:“你们有心就可以了,也不要再打扰了,(打卡既)影响你们自己的生活,也影响我们的生活,是不是?”

  自全红婵夺冠后的第二日,便开始有“好事”网红们赶往全红婵的老家直播打卡。8月7日,“全红婵家成网红打卡地”、“全红婵夺冠后主播聚集家门口”等词条更是登上了微博热搜。前一则词条迅速引发2亿人围观以及1.8万人互动讨论。

  从社交平台上曝光的部分视频来看,一大早全红婵家门口便停满了摩托车、三轮车以及小轿车,不少附近的村民及网红们带着手机来到全红婵家门口,丝毫不顾及主人是否同意,就疯狂拍照并开启直播,其中不乏一些主播来“蹭热度”直播带货。拥挤的人群中,还有人爬上全红婵家的墙头直播。而全红婵年迈的奶奶也曾在混乱中不慎跌倒。

  为避免过度打扰以及再发生其他意外,全红婵家人将大门关上,却被围观群众们反骂“傲慢”,并纷纷恶语相向。

  有报道称,据现场村民统计,若按照“一人一车”进村登记,一天之内起码有2000人到全红婵家乡“打卡”过。

  除了看热闹的群众、蹭流量的网红主播之外,人群中还混杂着不少赶来认亲的陌生面孔们。全红婵的妈妈精疲力尽之下,只能对着镜头无奈地表示:“嫁过来到现在,才知道家里有这么多亲戚。”对此,网友们纷纷评论称:“十年寒窗无人问,一跳成名全是亲。”

  这些“热情围观”,令全红婵的家人们啼笑皆非。

  8月8日,全红婵老家村口竖起了一块广告牌,上面写着“疫情防控,谢绝入村”的字样。全红婵在老家的家人们,也终于得以抽空收拾院子。村里还专门帮助他们将院子修整了一番,重铺水泥地面,专为迎接奥运冠军全红婵回家。

上一个被围堵的,是“拉面哥”

  就在全村协助全红婵家在村口竖起“免入”的招牌后,抖音也在8日发布消息称,坚决反对用户刻意借奥运健儿营销、博流量的违规行为;对于发现的违规行为与内容,抖音第一时间给予不推荐、下架处理,同时根据平台规则,对相关账号给予封禁投稿、直播权限甚至封号处罚。

  针对借奥运健儿营销、蹭奥运健儿热度的违规行为,抖音安全中心近期下架违规视频3287条,处罚违规直播间106个,处罚违规账号92个,其中永久封禁违规账号32个。

  (图/抖音安全中心官方公众号)

  然而,在大多数网友看来,“围堵”全红婵老家,不过是短视频平台上的网红主播们又一次“惯例”操作而已。

  上一个“全中国流量最高的地方”,是山东“拉面哥”的家门口。

  卖了15年的“3元一份拉面”却坚决不涨价的“拉面哥”,在2020年10月偶然出现在一个名叫“佳佳”的自媒体人的直播间中。视频中,他不断重复说,自己多年不涨价是源于“将人情看的重,而把钱看得比较淡”。操着一口乡音,常年赚着一碗四五毛利润的“拉面哥”,似乎满足了这个浮躁的快节奏时代里,大众对于淳朴、善良等美好品质的所有期待。一时间,“临沂大哥卖3元拉面多年未涨价”登上抖音热榜第一,短视频播放量超过两亿,“拉面哥”成为全网红人。

  “拉面哥”代表的巨大流量,也让他的家门成了被网红主播和自媒体们“围猎”的对象。

  与如今网红们围堵全红婵老家如出一辙。“拉面哥”所在的村子每天都会涌入上百名主播,在“拉面哥”的面摊前“做戏”:拉面哥一出门,就有主播拿着话筒高喊“拉面哥来了”;有浓妆艳抹声称要嫁给拉面哥的女主播;还有以拉面哥做背景,对着直播镜头表演才艺的人。

  巨大的流量涌入之下,各种商贩、广告商等也蜂拥而至,围绕在拉面哥的面摊前。以拉面哥家为中心,各类小吃、土特产、宠物、游戏的摊子纷纷涌现,俨然成了一个小型集市。

  但这场流量的狂欢,也并没有持续多久。自今年3月起,包括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开始对“拉面哥”相关内容限流,部分直播账号还被封禁。自此,“拉面哥”的流量神话“收尾”。

  对于平台而言,过去各路大V和主播账号收获的关注和流量是实打实的、不会消逝。但这场流量狂欢,从头至尾,却都和拉面哥自己,没有关系。随着更多的热点事件和人物出现,拉面哥也逐渐从大众视野中淡出。

  回看过去,不只是拉面哥,包括“流浪大师”沈巍、“大衣哥”朱之文等“素人网红”,也大多是曾因为自带的流量被各路主播“围堵”,但又都在过度关注后走向沉默的结尾。

  平台为主播们提供了流量变现的途径,也是最需要大衣哥、拉面哥流量的一方。在平台流量的裹挟下,一众主播们纷纷下场,无形中推动着一个个素人网红走向流量顶峰,而在流量效应过后,随着平台的封禁,又迅速“退潮”。平台收割了流量,主播们赚得盆满钵满,成为热度中心的大衣哥和拉面哥们的热度散去,但是他们的生活却已经无法回到过往。

  如今,全红婵一家也正在成为主播们的围猎目标。只要流量效应不变,他们对全红婵们的围猎就不会停止。但是,这些掺杂着目的的“祝福”,满怀利益考虑的“围观”,又会给年仅14岁的全红婵和她的家人带去什么?

  对此,有相关短视频平台内部人员向《财经天下》周刊表示:“这其实是人性的问题。”

  拉面哥曾说:“直播我的人,也是为了生活。”而流量刺激下,只要还有“素人网红”出现,围绕着他们的这一幕幕荒诞剧,就还会继续上演。

  “在奥运会这样重大盛事之前,平台可以做到更多的事,比如说,它们是否应该有更严格的平台审查预案,是否对蹭热度、博流量行为做更严格的把关?是否可以设置直播打赏门槛、在相关直播账号永久封禁之后能否同步设置黑名单等?”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当然,作为内容平台,内容的选择最终取决于它所坚持的价值底线。”


 

#免责声明#

本站提供的一切资源、教程和内容信息仅限用于学习和研究目的;不得将上述内容用于商业或者非法用途,否则,一切后果请用户自负。本站信息来自网络收集整理,版权争议与本站无关。
点评(共 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