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诺的奢侈品产业,印度富豪的壕,你绝对想不到!

2021-08-14 23:30:58 / 热门跟贴 / 阅读

(纪录片《大日子》剧照)

世界首富再度易主。刚实现上太空伟业的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佐斯,8月4日将首富地位让给了老对手、法国奢侈品大亨贝尔纳·阿尔诺。后者拥有奢侈品集团LVMH,旗下子公司包括路易威登、丝芙兰和蒂芙尼等,因而被打趣为“最会抢女人钱的男人”。

阿尔诺的奢侈品产业,疫情期间一度大幅缩水,但在过去一年间,阿尔诺的个人财富依然增加了近1000亿美元。

谁在购买奢侈品?有钱人的钱都花去哪儿了?数据平台Statista显示,全球超级富豪最乐于花钱的地方,排名第一的为豪车,第二为奢侈品,包括珠宝、服饰,第三则是酒店。研究富豪的服务平台Wealth-X给了一个更全面的结论:富人的钱最多花在了做慈善上,其次在金融投资领域,之后是运动(高尔夫、足球、滑雪排名前三)。

(LV集团老板阿诺特超越贝佐斯成为世界首富)

富豪的花钱方式折射其人品,体现社会责任感的高低,甚至与所在国家的文化、民族性格息息相关。

浮夸的首富

对富人光鲜靓丽生活的好奇心,似乎刻在普通人的基因里。在中国视频平台上,关于实地探访亿万豪宅、给富豪孩子做私教、展现有钱人日常生活的Vlog,常常成为爆款。

把语境放在印度,超级富豪生活的奢华与光鲜,却在其后代高调的婚礼上显现出来。纪录片《大日子》真实记录了印度富豪二代们之间的六场婚姻:私人订制的酒席与舞台表演,极具视觉震撼力的婚礼现场;根据印度传统,婚礼至少持续三天,新人双方的家底、文化、学识也都在精心设计的婚礼中一一呈现。

(穆克什·安巴尼给妻子妮塔定制了一辆车,全车身共镶嵌了300000颗真钻)

印度首富、信实集团掌舵人穆克什·安巴尼就凭借2018年为女儿筹办的长达一周的婚礼,震惊世人。在2018年12月,首富千金伊莎·安巴尼与印度富豪榜排名第24位的公子阿南德·皮拉马尔联姻,后者从事房地产开发,父亲的净资产达42亿美元。

即便儿时玩伴皮拉马尔已经出身优渥,伊莎·安巴尼实属“下嫁”。她毕业于耶鲁大学心理学和南亚研究双学位,2016年创立对标亚马逊的时尚电商平台AJIO。而父亲作为印度首富,于2018年7月凭借“信实工业”股价上涨,以443亿美元净资产荣升为亚洲首富。

亲家与自家的实力悬殊,未阻碍穆克什对待女儿婚姻大事的认真与豪气。在这场持续一周的婚礼上,每张请柬价值3万元,因为上面镶了金子;婚礼附近的十多家五星级酒店被订满,机场停机坪持续一周停了多架包机;宾客邀请了约5100位。据彭博社预测,婚礼的花销达1亿美元,尽管这一数字后来被接近安巴尼家族的人士否认。

(伊莎·安巴尼婚礼现场)

豪华婚礼分为婚前派对和正式的婚礼仪式,前者在获评全球十大酒店的蜜月圣地乌代布尔酒店举办。正式的婚礼仪式,则在孟买市中心由首富2011年自建的27层高的豪宅内进行。这栋自建豪宅名为“安蒂拉”,与古代神话中的岛屿同名,大厦的总楼层面积达11万平方米,超过法国凡尔赛宫。

奢华地点已经不足为奇,让世人震惊的是,受邀恭贺的人——很多为世界顶级的商业巨头、政客和明星。

“天后”碧昂丝穿着传统的印度新娘服饰,穿金戴银地在婚前派对上劲歌热舞;知名男子组合Maroon5则在后半段点燃气氛。而婚礼现场的大人物,还有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美国新闻巨头默多克、《赫芬顿邮报》创始人阿丽亚娜·赫芬顿、英国石油集团CEO马鲍勃·达德利、宝莱坞国宝级演员阿米尔·汗等等。

(在伊莎·安巴尼结婚当天,碧昂斯身穿重金打造的印度传统服饰)

请得动世界级政客和商业巨头,足见这位印度首富的影响力。穆克什·安巴尼是印度信实工业集团创始人德鲁拜·安巴尼的长子,在父亲去世后,穆克什与弟弟阿尼尔经历了几年不和,终在母亲的调解下实现分家。凭借分家后几次成功的投资和创业,如创立提供4G网络的电信运营商RelianceJio,穆克什登上印度富豪榜。如今,信实工业集团掌控了印度的电力、石油勘探、金融、生物科技以及电信等领域,风光无限。

富豪杠上婚礼

印度前首富拉克希米·米塔尔,同样出过风头。他亦出席了穆克什女儿的婚礼。作为知名的钢铁大亨,他曾凭借投资和并购,拥有世界最大的钢铁制造商——米塔尔钢铁公司。2005年,他是《福布斯》榜单上排名第三的富豪,财富仅次于比尔·盖茨和巴菲特。

也正是在这个时期,拉克希米为女儿瓦尼莎·米塔尔在巴黎筹备了奢华婚礼。2004年,瓦尼莎的婚礼活动在凡尔赛宫举行,宾客们还共同在埃菲尔铁塔前观看了一场烟花表演。有报道称,米塔尔是第一个在凡尔赛宫举办私人活动的人。

(瓦尼莎·米塔尔婚礼现场)

拉克米尔的另一项纪录是买房。2008年,拉克希米在伦敦老牌富豪区肯辛顿宫花园购置了一套豪宅,花下当时创纪录的1.17亿英镑。据报道,该豪宅有12间卧室,连地上铺的大理石都与泰姬陵的用料一致。如此大手笔的买卖展现了米塔尔的财富和社会地位,以至于此后逐渐年迈的他行事低调,也逃不过众人的关注。

2020年,因拉克希米的弟弟普拉莫德被英国法院宣布破产一事,世人再度将焦点引至哥哥身上。要知道,普拉蒙德曾几次因欠债,陷入财务危机。拉克希米还曾在2019年支付2亿美元,为弟弟还债。而有关70岁的拉克希米与“无底洞”弟弟的纠葛,仍会在其有生之年持续上演。

写下畅销书《亿万富翁拉吉:印度新镀金时代之旅》的作家曾总结:印度的婚礼已然成为这个国家新的富豪精英的象征,这是富豪展示金钱和社会地位的一大手段。

(《卫报》|为纪念印度首富的女儿结婚,人们举行了数天的盛大庆祝活动)

对于奢华婚礼的崇尚,也许还有人比印度首富专业——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有美国媒体评价称:“唐纳德和梅拉尼娅在2005年1月举行的婚礼,为他们的奢侈生活奠定了基调。”据报道,在16年前的婚礼上,梅拉尼娅身着迪奥高定婚纱,绣有1500颗水晶水钻,被认为是当时世界最昂贵的婚纱之一,成本约10万美元。

特朗普夫妇还邀请了400位宾客参加婚礼。晚餐是名厨做的,价格11万美元;梅拉尼娅的订婚钻戒是12克拉的祖母绿戒指,价值150万美元;现场星光熠熠,前总统克林顿,以及日后成为特朗普竞选对手的希拉里,也如同命运安排般地出席了婚礼。

两人的儿子巴伦·特朗普出生后,占用别墅的一整层,配备小孩房、厨房、保姆房等。知名《艾伦秀》主持人艾伦·德杰尼勒斯还赠送了巴伦一个镶金的婴儿车,以及独属于婴儿车的吊灯。

(特朗普与梅拉尼娅婚礼现场)

不加遮掩的特朗普哪怕是在竞选总统后,也未收敛其高调展示财富的行径。特朗普侄女玛丽就在新书《永不满足:我的家族如何制造出了世界上最危险的人》中控诉:“唐纳德的虚荣心在过去和现在一直形成他与现实世界间的脆弱障碍。得益于父亲的力量和金钱,他永远不必与自己谈判。”

谨慎的欧洲富豪

在欧洲富豪精英圈子里,更多人推崇低调、谦逊、不露富的传统。

已经去世的前瑞典首富、“宜家之父”英格瓦·坎普拉德的作风最为知名。这个将北欧美学低廉地带给全世界的人,遵循节俭、极简主义的生活习惯。他的座驾是一辆有十几年车龄的沃尔沃,家中的家具也近乎全是自己拼装的宜家产品,他乘飞机也常坐经济舱。

(宜家集团称英格瓦·坎普拉德是“二十世纪最伟大的企业家之一”,他也经常被媒体称为最“吝啬”的亿万富翁)

一个最夸张的说法是,坎普拉德只有到发展中国家才会理发。他甚至曾被中国区负责人吐槽,来中国时,为了20元与路边摊主讲价半小时。

相似的极简主义生活,发生在世界最大时装集团Inditex创始人、Zara之父阿曼西奥·奥特加身上。作为影响时尚圈风向标的人,他为人做事极为低调,几乎不在公开场合露面,还曾放话称,“你出现在报纸上的次数只能有三次,第一次是你的出生,第二次是你的婚姻,第三次是死亡”,表现了其面对聚光灯消极的态度。

据报道,阿曼西奥习惯每天穿一种类型的衣服,常在公司食堂用餐,极少度假旅游,生活与普通“社畜”一样平凡。

(2017年8月底,根据《福布斯》实时富豪榜的数据,Zara(需求面积:1000-2500平方米)母公司Inditex的创始人、西班牙富豪奥尔特加(Amancio Ortega),一周内几度超过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登上全球首富宝座)

低调谦卑地做人做事,在德国富豪圈很普遍。经历过二战的德国人,更能明白如何保持谦卑。例如,靠二战后向穷人出售食品发家的零售连锁集团Aldi,尽管其在欧美大肆扩张分店,共同掌舵的兄弟俩却不愿抛头露面,穿衣与外搭都与普通人无异。就连哥哥卡尔·阿尔布雷希特2014年离世,媒体也是在其逝世后的第四天,家人们的小型追悼会结束后,才获悉其死讯。

宝马集团的二代继承人、拥有该集团近一半股份的苏珊娜·克拉腾曾表示,虽然继承了巨额财富,但因此带来的责任感,以及人们的嫉妒心理,是一种不为人理解的负担。“很多人认为我们永远坐在地中海的游艇上。(但)财富守卫者的角色,也有并不那么美好的一面。”苏珊娜说,驱动其工作的不是金钱,而是确保就业的责任感。

对比之下,俄罗斯的富豪有其特殊气质。查看俄富豪榜前25名,会发现他们与政权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而受政商关系影响,部分行业的富商们选择出国移民——借助英国过去出台的“投资1700多万英镑换取居住权”的政策,定居伦敦。

(新晋福布斯俄罗斯首富阿列克谢•莫尔达索夫|随着俄罗斯经济逐步走出新冠疫情的阴影,莫尔达索夫持有的上市钢铁和矿业公司Severstal和私人金矿NordGold股票大幅增长,其个人及家族的净资产达到291亿美元,比去年增加了123亿美元)

于是,一个新的炫富群体在社交媒体上吸睛无数——来自俄罗斯的富二代。他们大多接受欧美国家的教育,行事风格正朝英国上层社会靠拢,但又显露着俄罗斯民族性格的张扬、直接、彪悍,常以颇为震撼的奢华打扮,活跃于各大豪门派对和社交场合。

有媒体评价,俄罗斯富二代介于两者之间——他们已经告别了那种将闪闪发光的红色法拉利停在百货公司外、等着挡风玻璃上的多张罚单的炫富手段,但又没有达到重复使用保鲜膜的程度。后者,才是英国最传统精英家庭维护财富的手段。

作者 | 朱秋雨

编辑 | 谢奕秋 xyq@nfcmag.com

排版 | 萧瑾瑜

看世界杂志新媒体出品


#免责声明#

本站提供的一切资源、教程和内容信息仅限用于学习和研究目的;不得将上述内容用于商业或者非法用途,否则,一切后果请用户自负。本站信息来自网络收集整理,版权争议与本站无关。
点评(共 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