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贵猫咪送医院检测被误做绝育手术,主人很崩溃,院方称误会!

2021-08-22 11:55:49 / 热门跟贴 / 阅读

  “人生第一次进微博热搜前三,万万没想到不是因为挪威森林猫拿到冠军,而是因为这荒谬的事情。”

  8月20日晚,在深圳开猫舍的梁女士在社交媒体吐露心声。

  小小可乐(受访者提供)

其父亲是一只拿奖无数的赛级猫咪,小小可乐的繁育权已经以5万元售出,

梁女士有一只名贵的雄性挪威森林猫“小小可乐”,检测结果正常就可以给“家长”。但8月11日,小小可乐被动物医院误做了绝育手术,现在它的繁育能力被终结,比赛生涯也受到严重影响。梁女士说,她没有等来院方的道歉。

  21日,动物医院相关负责人回应极目新闻记者,此事中双方肯定存在误会。

  目前,当地市场监管部门已介入此事。

名贵猫咪检测时误被绝育

  梁女士在深圳经营着一家猫舍,专业繁育稀有色英短和挪威森林猫。8月11日下午,她带着两只猫来到深圳市凯特堡动物医院(坪山分院)。

  梁女士告诉极目新闻记者,她见到接诊医生时告诉对方,一只蓝金渐层英短需要做绝育,另一只挪威森林猫小小可乐要拍尾巴X光片,两只猫都做抗体检测,她还特意分别用手指了指猫。

  梁女士说,本来她打算在小小可乐做完检查后就带它离开,但接诊医生表示当天很忙,两只猫要先留下来,做完相关项目后她再来把猫接走。因自己下午有重要会议,梁女士考虑之后表示接受。不过,当时医院并没有工作人员登记猫的信息,她走之前也没有签署过术前协议等文件。

  极目新闻记者从梁女士提供的聊天记录看到,当日下午3时许,接诊医生曾问过两只猫的名字,梁女士回复称,绝育的蓝金英短叫大头,另一只叫小小可乐。下午5时许,梁女士从医生发来的语音和视频中发现,小小可乐也被做了绝育手术。

  “我当时就懵了。”梁女士说,她此前已经和一位“家长”签了合同,以5万元的价格将小小可乐的繁育权售出,检测结果正常就可以给对方了,但现在合同已经无法履行。

  梁女士告诉极目新闻记者,一直以来,她都是把猫舍的猫带到龙岗区一家动物医院做绝育手术,术前会给猫咪禁食禁水,术前还要签字确认麻醉事项等。至于凯特堡动物医院,虽然此前她曾带猫来这里做过检测,但没有在这里做过绝育手术,没想到医院在她没有线下签字或线上确认的情况下,给自己的两只猫都做了绝育。

  小小可乐父亲曾取得的荣誉(受访者提供)

  梁女士介绍,小小可乐的父亲是一只赛级猫咪,拿过国内外众多赛事的顶尖荣誉,如TOPCAT2019中国区全品种冠军、2019年WCF世界展(新西伯利亚)双大师头衔等。6个月大的小小可乐和它父亲神似,本来有望在国际国内赛场有很高成就,但这一切因为这场绝育手术改变。做了绝育手术后,它没有了繁育能力,发育也会受到影响,以后就算能打比赛,也只能参加绝育组的比赛了。

动物医院称双方存在误会

  8月11日当天,梁女士夫妇和动物医院曾进行过沟通。但因大厅监控视频没有声音,送两只猫来店里时她和接诊医生的对话无法复原。梁女士说,院方表示肯定不是故意做绝育的,也不承认这个事件是事故,表示微信内容有歧义。双方并未达成一致意见,她报警后警察到场也没有促成和解,告诉她如果无法和解可以走法律途径。

  梁女士表示,双方多次沟通后,院方提出的赔偿方案为2万元现金加1.5万元医院等价充值金额。

  但梁女士夫妇不愿再带猫来这家医院,没有接受这个方案。

  梁女士说,事情发生以来,院方一直没有向她道歉,她坚持要求医院正式道歉。

  她已经向当地市场监管部门投诉,市场监管部门已经介入此事,她在等待调查结果。

  梁女士带着猫进医院(视频截图)

其表示双方肯定存在误会,不然不可能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8月21日下午,极目新闻记者致电深圳市凯特堡动物医院(坪山分院)相关负责人,据接诊医生说,客户把猫带来的时候,说两只猫都做绝育,有一只猫再拍一下尾巴(X光片)。

  该负责人表示,他们是正规医院,开了这么久,平时为顾客的宠物做绝育手术前,都会按正规流程进行确认签字等。医院承认没有按照正规流程为梁女士的猫做绝育手术,但这是因为双方签订过客户协议,是合作关系,项目费用会打折。

  记者问及协议中是否有条款写明手术不用走正规流程,该负责人称没有明确规定。

  该负责人告诉记者,当地监管部门已经到医院检查过,如果有不规范的地方,该处罚就处罚,该整改就整改。但他暂时不便透露院方对此事的后续处理情况。

  针对协议一事,梁女士表示,她的猫舍和这家动物医院确实签了合作协议,当时院方说她的猫舍优秀,希望合作带动业务,她带猫在这家医院做得最多的是抗体检测和X光。但协议没有任何内容说做手术不需要确认,如果医院签协议的前提是流程不正规,她不可能签。

  (据山海视频报道,涉事宠物医院院长回应称:起码宠物还活着,“我认为他肯定是交代的也有问题,一个巴掌拍不响。”)

律师分析双方责任

  北京冠领律师事务所主任周旭亮律师认为,在过错方面,医院方难辞其咎。虽然院方表示双方曾签署过协议,但并不表示单次的诊疗活动就不必再遵守规范的流程,院方还是应当对猫咪需要进行的医疗服务进行相应的确认并取得猫主人的同意。但因为事发时大厅监控没有声音,这不利于认定双方的责任,外人无法通过客观的证据判断,究竟是因为院方没有记录清楚,还是梁女士没有说清楚。也就是说,不能确定双方的过错程度,在没有其他证据佐证的情况下,自然也就没办法确定双方的责任范围。

  周旭亮律师认为,如果最后判定确实是医院方面的失误导致的损害后果,那么医院就要承担因此给梁女士造成的损失。由于梁女士已经以合同的方式出售了此猫的繁育权,那么因此造成的违约责任需要医院来承担,但是具体的金额还是要依靠最终确定的双方责任份额来确定。但是对于是否必须公开道歉,并没明确的法律规定,需要双方去协商,因为法律并没有赋予宠物相应的人格尊严类的权利,所以道歉并非必然选择。

  周律师称,在国家立法层面并没有明确的关于宠物医疗事故的规定,对于出现医疗事故后的责任承担方面,还是要依赖于民法中的相关规定。此类事件的发生,也暴露了动物诊疗行业发展的问题,例如医疗人员的欠缺、诊疗活动的不规范等,同时也告诉我们,在医疗活动中,制定完整的诊疗规范非常重要,规范化的处理无论是对于避免损害的发生还是损害发生后的责任划分来说都十分重要,是规避法律风险的关键。

  极目新闻记者 周浩

#免责声明#

本站提供的一切资源、教程和内容信息仅限用于学习和研究目的;不得将上述内容用于商业或者非法用途,否则,一切后果请用户自负。本站信息来自网络收集整理,版权争议与本站无关。
点评(共 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