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南制药创始人临终前“托孤”家族律师,百亿集团被律师“独吞”?

2021-07-28 08:51:05 / 热门跟贴 / 阅读

  合自国际金融报、21世纪经济报道

  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拍!

  最近,东加勒比最高法院的一则判决书,让国内的富豪圈、律师圈乃至金融圈都震惊了。

  简单来说事情是这样的:

  鲁南制药创始人临终前“托孤”家族律师,原本遗嘱上是由独生女赵龙继承他鲁南制药的股权。

  殊不知,在他去世后,这位顶级律师却狸猫换太子,将受益人全部换成自己老婆名下。

  独女为了争夺会财产,独自苦战四年。终于,近日获得全面胜诉。东加勒比海最高法院商业法庭认为,律师王姓夫妇通过设立公司、信托方式将案涉股权转走的行为严重违反了信托条款,赵龙作为案涉股权的所有人,有权追回案涉股权。

  (赵龙微博庆祝全面胜诉)

  该案件在国内引起巨大的关注。

  签订信托,临终“托孤”

  鲁南制药是一家中国大型制药公司,位于山东临沂,员工超过12万人,产值在几年前早已超百亿元。

  而 赵志全是鲁南制药的关键创始人。

  资料显示,鲁南制药始前身是郯南制药厂是1968年在中国山东省郯城县成立的一家国有制药公司。80年代,郯南制药厂设备陈旧,技术落后,经营困难,赵志全于1987年10月25日承包经营试点中,中标担任郯南制药厂厂长,他从2万元贷款起步。截至2014年,他用27年的时间把一个净资产不足20万元的小厂,建设成为一个净资产60亿元、年缴税9.2亿元、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现代化制药集团公司。

  而在2014年11月8日,赵志全去世了。

  去世之前,赵志全早有准备。赵志全2002年被诊断出患有癌症,随后他开始将财产全都转让给自己的独生女赵龙。

  资料显示,90年代,为让鲁南制药享受中外合资企业的税收优惠,赵志全委托海外公司代持了25.7%的股权,之后该股权交由国内一线某知名律所合伙人王某夫妇在美国设立的凯伦公司,再交由该律师家属魏某(美籍)的安德森公司代持。

  (截至最新,天眼查数据显示,安德森投资持有鲁南制药25.7%的股权)

  赵志龙去世前曾数次指示律师王某及其妻子魏某,表示将自己所持有的安德森的股权及该公司名下财产全都转让独生女赵龙,也授权女儿赵龙行使“赵氏信托”下的所有权利,而这些协议赵志全、律师夫妇和独生女三方都签过字。

  2018年,鲁南制药产值122亿元,营业收入105亿元,上缴税金13.1亿元。

  截至2021年,鲁南制药品牌价值达121.91亿元。

  律师试图“独吞”

  将受益人全部换成自己老婆名下

  然而,各方势力对创始人之女手中股权的虎视眈眈。包括赵志全托付的律师。

  在赵志全去世后,律师夫妇设立新公司转让安德森公司的股权,而赵龙对此一无所知。

  据国际金融报,2014年11月8日,经魏某签字,赵志全将名下安德森的股权转移给赵龙,并在11月14日弥留之际,对王某发出了依据他和魏某之间的信托协议,结束信托关系,并将信托资产过户给赵龙的指令。

  而据赵龙的说法,接到其父(赵志全)的指令后,王某就准备了过户文件,并且开始办理过户,她为此还专门去了一趟王某的办公室。

  但在赵志全去世后,王某便暂停了过户手续办理,并于2015年元旦约赵龙至深圳与其所在的律所两位香港律师见面,以避免赵龙身份因未来上市可能被披露为由,建议建立一个家庭信托。两位律师提出这存在一定风险,基于两位律师的建议,赵龙也认为这对她来说有极大风险,拒绝了王某的提议。

  于是,2015年,在未告知赵龙的情况下,魏某分别向其与丈夫王某新设立并持有的嘉德价值投资公司(Jade Value Investment Ltd,下称“嘉德公司”),以及中智投资控股公司(Zhongzhi Investment HoldingLtd,下称“中智公司”)转移安德森公司90%和10%的股份。

  2016年,王某又新设恒德公司 [Hengde Co(PTC)Ltd] ,担任唯一股东和董事。魏某设立“菩提树信托”(Banyan Tree Trust),指定恒德公司为受托人管理嘉德公司持有的安德森公司的90%股权,原始受益人是赵龙与王某女儿。而王某作为信托保护人有权增加或移除受益人。

  直至2017年,赵龙才得知“菩提树信托”的存在。针对种种不合常理的安排,赵龙拟与王某夫妇对簿公堂,并于同年3月,计划召开股东大会,以明晰公司股权结构等事宜。但魏某向鲁南制药发表声明告知,赵龙及其母亲均不是安德森公司的股东,该公司所代持的股份与赵龙无关,企图吞并“托孤”股权。

  次日,鲁南制药另一名外部律师向赵龙出示了2001年的《代持协议》,赵龙这才得知此份协议的存在。

  律师夫妇的目的是暗度陈仓私吞财产,而鲁南制药高管的目的则是希望将安德森公司所持有的股权还给鲁南制药。

  独女4年维权

  法院判决:所有权归赵龙

  为夺回控制权,2017年8月,赵龙向英属维京群岛的东加勒比最高法院提起诉讼,并开始了长达4年的漫漫维权路。

  但值得注意的是,原由安德森持有的鲁南制药、新时代医药公司以及生物技术公司的股份由张贵民新设的两家香港公司贝普科技有限公司和博见投资本有限公司持有,故法院的管辖权问题略显棘手,举证的过程很难。

  赵龙还一度由原告被指为被告。

  “在距离这一个月的时间,张贵民把安德森股权卖了,不过,不能主张自己是善意第三人。”

  而经过漫长的4年维权路,近日,东加勒比海最高法院商业法庭终于作出了判决:支持赵龙的诉请,案涉股权的所有权人应为赵龙,法院会配合律师执行判决。

  法院从股权收购款的资金来源上推断,凯伦公司2001年所受让的鲁南制药的股份,实际上全是由赵志全用薪资资金自掏腰包购买的,因此赵志全是凯伦公司所拥有的鲁南制药的25.7%股权的最终受益人。

  而赵志全生前“托孤”的王某律师夫妇通过设立公司、信托方式,企图将赵龙应持有的股权转走,则严重违反了信托条款,而鲁南制药则对案涉股权没有所有权。网友惊呆:人心不足蛇吞象

  这件事迅速在法律圈和富豪圈传开,并随后引起舆论巨大的关注。

  据悉,该案件中的关键人物,创始人的女儿赵龙,毕业于北大法学院,在这4年来不断推进系列案件的每一步,最终大获全胜。让不少人佩服。

  当然,更多的网友认为,这人心不足蛇吞象,该律师的行为彻底砸了行业的饭碗。

  据悉,王律师是法学毕业生,在金融行业工作多年,参与了多起家族信托的设立。而王某所在的律师事务所也是国内“红圈所”(顶级律师事务所)之一。不过目前在这家律师事务所的官网上已找不到王某的简历。

  赵龙:推动鲁南上市,回报股东

  此外,从微博上可以看到,赵龙年初分享了她重申境外诉讼的初衷:

  1,明晰股权结构;

  2,完善公司治理结构;

  3,安德森的收益将用于设立以我父亲命名的慈善基金,这一点在诉讼伊始就已经向政府承诺过;

  4,推动鲁南上市,回报股东。

  不过,据国际金融报记者就判决一事致电鲁南制药公司,该公司知情人士称,关于本案,赵龙方和鲁南制药方以及王某等都提供了相关证据,但东加勒比法院在采取证据时,并没有充分采取鲁南制药方提供的所有证据。“我们的很多证据,它(东加法院)是没有采信的……他的采信具有明显的倾向性和地域保护的特点”。

#免责声明#

本站提供的一切资源、教程和内容信息仅限用于学习和研究目的;不得将上述内容用于商业或者非法用途,否则,一切后果请用户自负。本站信息来自网络收集整理,版权争议与本站无关。
点评(共 条)